<form id="rfn55"></form><form id="rfn55"><nobr id="rfn55"><meter id="rfn55"></meter></nobr></form>

              <form id="rfn55"><form id="rfn55"><nobr id="rfn55"></nobr></form></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优企业 > 名优酒业
                高柏丽酒庄 Chateau Haut-Bailly

                      高柏丽酒庄(Chateau Haut-Bailly)是一个有着古老历史的酒庄。据资料提及,自1461年起,就存在一个叫做“Pujau”的葡萄园,该园地处于一片非常优秀的圆顶坡地上,这就是高柏丽酒庄现在的位置。然而,高柏丽酒庄现代葡萄园的基础起于1530年,由哥雅尼家族(Goyaneche)和戴茨家族(Daitze)建立。 

                 
                     1630年盖拉德·戴茨(Gaillard Daitze)去世后,他的继承人将“Pujau”的土地出让给了他们的债主——巴黎银行家费明·柏丽(Firmin Le Bailly)和尼古拉斯·勒瓦德(Nicolas de Leuvarde)。这两位银行家之前就很欣赏此地优秀的葡萄酒,并深知这片土地的潜力,所以投入大量的资金使葡萄园走上了真正的商业发展规模。他们为这片葡萄园建造了一座与其身份相符的主建筑物,并赢得了国际的声誉,费明甚至把他的姓氏柏丽(Le Bailly)留给了酒庄。 
                 
                     1655年费明去世后,在将近一个世纪里,土地在他或近或远的继承人中几番易手,直至1736年土地的开发和经营权才被委托给了托马斯·巴顿(Thomas Barton)。托马斯·巴顿是爱尔兰人的后裔,当时是一家名酒贸易公司的主管。由于他有英格兰和爱尔兰众多的业务关系,这使高柏丽酒庄的葡萄酒获得了这些“新法国红酒”爱好者的好评。 1872年,阿尔希德·贝洛·米尼埃尔(Alcide Bellot des Minieres)遵照波尔多大主教的意见,购买下该土地,并在那里建造了现在的酒庄。这位优秀的企业家全身心地投到了葡萄种植事业中。他的精力与激情,加上对科学细节的严谨态度和精确性,使他在短短几年里就将高柏丽酒庄葡萄酒的价位提升到了拉菲古堡、拉图酒庄、玛歌酒庄或侯伯王酒庄出产的一等列级酒的水平,并一直持续至1940年。他的许多科学贡献使他成为一位传奇人物,并为他赢得了“葡萄种植大王”的称号。阿尔希德去世后,高柏丽酒庄进入了一段不稳定的发展时期,频繁更换庄主,直到1953年被纳入格拉夫产区的列级酒庄(Crus Classes de Graves)之列。 
                 
                     1955年是高柏丽酒庄的一个新起点,丹尼尔·桑德斯(Daniel Sanders)收购了该酒庄。丹尼尔对酒庄进行了大量现代化的改建工程,包括:重组葡萄园、翻修酒库与酒庄建筑。1979年,酒庄传至他儿子让(Jean)手中,让注重葡萄精选,致力于使高柏丽酒庄葡萄酒回归至20世纪初的质量与形象,他为该酒庄的风格与声誉建立了新的里程碑。 
                 
                     1998年7月30日,高柏丽酒庄被美国人罗伯特·威尔默(Robert G. Wilmers)收购,他是纽约M&T银行的主管。在高柏丽酒庄的经营中,他实现了波尔多名酒爱好者的梦想。对酒庄来说,这次收购代表着机遇。在这位充满热情的主人的掌控下,高柏丽酒庄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威尔默亲自参与酒庄重大决策的制定,并密切追随酒庄的战略方向。 
                 
                     在1998年,威尔默把高柏丽酒庄的管理委托给了让·桑德斯的孙女维罗妮卡·桑德斯(Veronique Sanders)。从那时起,维罗妮卡就专注于酒庄的发展,唯一的目标就是把它提升到它应有的“卓越名酒”行列的高水准。有了威尔默的大量投资,维罗妮卡循序渐进的改建——先是葡萄园和农业设施,然后是酒库和庄园,高柏丽酒庄独一无二的葡萄酒声誉逐渐打响了。 
                 
                     高柏丽酒庄座落在吉伦特河(Gironde)左岸格拉夫(Graves)产区中最高的一个圆丘上,它庄严地俯视着30公顷的整片葡萄园,园内有个完美的斜坡,土质具有高效的吸水功能,均匀分布的洼面在多雨的年份里能保证水份的有效排放。葡萄地由三种土质构成,土壤比较稀薄,地表混有第四纪的光滑沙砾土质,底土层为贝壳石化物。 在葡萄园的管理上,酒庄既重视土地生态又恪守传统。酒庄坚持不使用除草剂,坚持手工采摘葡萄。为确保葡萄的高质量,同时控制产量,酒庄定期剪枝,并根据葡萄树开花后的情况为果实疏枝。此外,葡萄采摘后要经过精挑细选才能用于酿制,在酿造过程中注重葡萄“放血”(Bleeding)。当然,环境;ね蔷谱悸堑闹氐,为此,酒庄特别采用低农药的耕作方式,严格限制化学药剂的使用,并顺应特殊情况做出处理。 
                 
                     在十九世纪末,高柏丽酒庄的主人Alcide Bellot des Minieres反对嫁接技术,他坚持认为只有“法国葡萄树”才能够拥有他追求的绚丽和高贵,但面对根瘤蚜病的不断侵袭,高柏丽酒庄最后不得不种植美国葡萄。直到今天,高柏丽酒庄仍有4公顷的老葡萄树,其中一些树龄甚至已超过一百年了。酒庄种植历史比较长久的酿酒葡萄品种有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品丽珠(Cabernet Franc)、佳美娜(Carmenere)、梅洛(Merlot)、马尔贝克(Malbec)和味而多(Petit Verdot)。除了这些老葡萄树种外,其余的葡萄树中还有64%的赤霞珠,30%的梅洛和6%的品丽珠。 
                 
                     “Chateau Haut-Bailly”是高柏丽酒庄的正牌酒。如果说能够真正孕育自己产品的风土条件非常稀有,高柏丽酒庄便是无可争议的其中一个例子。尽管赤霞珠葡萄占了很大比例,但“Chateau Haut-Bailly”有其独特的风格,和谐地结合了古典和现代的元素,酒体柔和、优雅和细致,丝绸般柔顺的单宁和优雅复杂的香味互相产生共鸣。每年,高柏丽酒庄的团队都设法在尊重自然规律的前提下保持和发展该名酒的质量。因此,为了使葡萄酒有更高的浓度和深度,挑选葡萄的标准从1998年开始就更加严格了。 
                 
                     “La Parde de Haut-Bailly”是高柏丽酒庄的副牌酒。该酒1967年初创名为“Domaine de la Parde”酒,当时它是波尔多酒中的一等副牌酒之一。1979年改为现在的“La Parde de Haut-Bailly”,之后通过多年来自身风格和特点的发展,逐步获得该酒的独立性身份。因为出自年轻葡萄树,也是最好的压榨酒,与一等酒比较,这款副牌酒有更浓的果香味,口感也更好。经过与一等酒完全相同的酿造程序后,“La Parde de Haut-Bailly”也在橡木酒桶中陈酿十二个月。它的口感特别迷人,优雅而细腻,带有一种舒服的、柔丝般的光滑感。它的柔顺感和开瓶时的芳香,让它与正牌酒相比,更适合在年轻时饮用。尽管如此,它的结构也显示出其陈放的潜力。
                 
                  2021年全国秋季糖酒会将于10月19日-21日在中国天津国家会展中心举行。
                  本站现在开始接受展位预订、宾馆预订和广告预订服务。
                天津秋季糖酒会服务:
                电话:13194880807
                电话:13881960988
                传真:02868590572
                联系人:卿经理
                客户服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广告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洽谈: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连接合作: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25230
                电话:13194880807 13881960988 传真:02869581515
                Email:xy@cntjh.net 联系人:卿经理 成都市新银展览展示服务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成都市成华区八里小区桃蹊路216号 全程营销:觅石互动 
                | 关于我们 | 服务项目 | 汇款账号 | 联系我们 | 客户留言 |
                快三开户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